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媒体聚焦
P2P将告别“寒冷”2019年,2020年还有哪些期待?
时间:2020-01-02 09:45:25   来源:和信   阅读:86次
       从1月的“175 号文”到4月的备案试点工作方案流出,再到5月的“增资潮”,6月网传的“备案”延期,这一年,P2P就像行走在迷宫中,茫然不知出路。
 
       但是,如果说急速行驶的上半年还看不到归途何处,那么从备案试点变成“监管试点”的下半年以来,P2P这辆舶来的“改装车”已经穷途末路。
 
       进入11月,随着加快网络借贷机构分类处置工作推进会的召开,监管已明确表示,支持机构平稳转型,引导无严重违法违规行为、有良好金融科技基础和一定股东实力的机构转型为小贷公司。对于极少数具有较强资本实力、满足监管要求的机构,可以申请改制为消费金融公司或其他持牌金融机构。
 
       业界认为,P2P公司要想继续运营下去,首先“持牌”是硬性要求。但不管哪种牌照,申请难度都不小,还有一定的资质要求,这条路亦不好走。
 
       但几家欢喜几家忧,当欢喜和忧愁都回归理性,这场道别也多了几分释然和期许。“2019年是P2P行业的‘存量风险清退年’”,网贷天眼研究院负责人李鹏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
 
       但他还认为,如今,金融科技试点的大幕已经拉开,而北京更是成为金融科技试点的“排头兵”。P2P未来是否也能纳入金融科技试点范围,这或许是它们最后的期待。
 
 
消失的P2P们
 
       “很多公司都在裁员,去年以来身边的不少同行都在面临失业,甚至还被要回了之前的工资和奖金。”曾就职于北京某P2P机构的王岚对记者坦言,“从P2P在国内兴起后得到野蛮生长,再到爆雷频频监管的清退治理,这就像一场轮回。”
 
       “P2P不会有未来了。年初时我们积极备案,后来听说试点也没了,又忙于‘三降’和转型,但终究还是没能挨到年底。”讲话的这位是上海某网贷平台的CEO胡宇,说完他叹了口气,转身离去。其身边朋友印象中,在年初备案那一阵儿,胡宇还没日没夜地忙于奔走备案的事,现在也悄无声息地慢慢淡出这个圈子了。
 
       2007年,从第一家网贷平台“拍拍贷”上线,到2013、2014年行业迎来井喷式增长,尤其在最初几年的“三无状态”,即无准入门槛、无规范操作标准、无金融监管下,P2P行业得到了几乎野蛮般的生长。
 
       2015年可以看作行业的转折点,那一年运营平台数量达到3464家,行业也愈发鱼龙混杂。所以自2015年起,互联网金融监管环境日益趋严,尤其是2018年6月,雷潮集中爆发后,监管政策密集出台,2018年也成为了P2P行业深化整治的一年。
 
       熬过了雷声四起的2018年,2019年也并没有让战战兢兢的P2P好过起来。如果说1 月下发的“175 号文”为行业添上一笔“悲剧”的底色,那么3月央视3·15晚会曝光“714高炮”,团贷网和口袋理财相继立案和被查以及8 月的证大戴志康自首,这些接踵而来的噩耗彻底将P2P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业内还曾把6月、7月看作行业发展向好的转折点,但随后这一梦想也破灭了。先是网传的“备案”继续延期;一个月后,等来的备案试点却变成了“监管试点”。
 
       彼时,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在召开的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上对“备案”二字只字未提。但会议也指出,按照“成熟一家、纳入一家”的原则将基本合格的网贷机构纳入试点。
 
       10月15日,央行相关负责人于媒体通气会上表示:“力争在2020年上半年基本完成网贷领域存量风险化解。”言论落地,P2P彻底宣告死刑。
 
       随后,在行业“清退”的大背景下,P2P正常运营的平台数量继续大幅度下行。截至2019年11月底,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456家,相比10月底减少了30家。
 
       据不完全统计,11月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30家,其中停业转型平台为10家、问题平台为20家。截至2019年11月底,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达到了6157家,P2P网贷行业累计平台数量为6613家(含停业及问题平台)。
 
       从地区分布上来看,12月,广东地区的正常运营平台也跌破百家,为83家,至此,全国正常运营平台数量超过百家的地区仅剩下北京地区。北京地区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为112家,上海正常运营平台下降至38家,浙江以29家正常运营平台数量排名全国第4位。4个地区正常运营平台数量占比为57.46%。
 
       其中,正常运营平台数量排名尾端的地区,全国共计21个地区的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不超过10家。黑龙江、天津、云南、西藏地区的正常运营平台仅为1家。
 
       10月以来,不断有省份宣布对P2P平台采取“一刀切”。12月19日,继湖南、山东、重庆、四川、河北后,甘肃也宣布将全部取缔辖内P2P网贷业务。从高光到至暗,P2P正退出历史舞台。
 
       “除了上述省份对辖内P2P平台的接连取缔,及一些网贷聚集地如上海、杭州也一直传言‘一家不留’之外。”李鹏飞补充说,“近期‘套路贷’和非法数据服务等也相继被监管严厉打击,这其中不少涉及违法业务的平台开始被‘清算’,更是加剧了行业的洗牌。”
 
       2020年,最后的期待
 
       另一方面,加速P2P清退步伐的,还有第三方存管银行和支付机构的相继出走。
 
       随着爆雷潮的登场,不少银行开始放缓与P2P网贷平台合作的脚步,收紧资金存管业务,甚至选择退出该存管业务,行业也频现换存管行的现象。其中仅9月,厦门银行就已与至少8家P2P公司终止存管服务。
 
       除了存管银行不断收紧与P2P平台的业务之外,第三方支付公司也开始加速撤出与网贷机构支付通道方面的合作。
 
       10月25日,红岭创投发布《关于第三方支付停止兑付服务及提现安排的通知》称,“由于第三方支付公司已全面停止与P2P公司的合作,与其合作的宝付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等已正式通知自2019年10月31日起停止为我司提供第三方兑付服务。在没有新的提现替代方案之前,自2019年11月1日起暂采用人工处理方式。”
 
       除红岭创投之外,还有荷包金融等多家网贷平台公告称,第三方支付机构已全面停止与P2P公司合作,关闭支付通道。
 
       一方面,P2P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劫难”,生存环境日益严峻;另一方面,清退的同时,监管部门也给网贷行业合规运营的平台指明了转型路径。
 
       11月初,互金整治办和网贷整治办联合召开的加快网络借贷机构分类处置工作推进会曾明确表示,支持机构平稳转型,引导无严重违法违规行为、有良好金融科技基础和一定股东实力的机构转型为小贷公司。对于极少数具有较强资本实力、满足监管要求的机构,可以申请改制为消费金融公司或其他持牌金融机构。
 
       为网贷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提供制度依据,互金整治办和网贷整治办近期向各地方整治办印发《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且已有地方整治办响应执行,引导属地网贷机构向小贷转型。
 
 
       除了少数头部机构占据持牌优势,大部分没有牌照的小微网贷机构只有清退和转型助贷这两种选择。但助贷业务目前仍属于灰色地带,市场和从业机构依旧混乱不堪,很多机构在展业过程中偏离本源,除了导流还实际负责贷款审核和风控,甚至存在吸收公众存款、从事资金池业务等违法行为。
 
       随着助贷机构的异化和助贷行业问题频出,监管部门也着手开始整治。10月13日,北京银保监局发布《北京银保监局关于规范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类业务及互联网保险业务的通知》(京银保监发〔2019〕310号),直指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开展的助贷、联合贷类业务,对银行机构提出了严禁未经授权开展合作、严禁与以金融科技之名从事非法金融活动的企业开展合作、严禁与虚构交易背景或贷款用途等“五严禁”要求。
 
       10月23日,银保监会官网发布《关于印发融资担保公司监督管理补充规定的通知》,要求助贷机构必须拥有担保资质。无资质的助贷机构开展直接或变相融资担保业务不仅可能被罚款,甚至可能被“予以取缔”。
 
       “很多机构做的助贷业务类似于没有牌照的融资担保业务。当前助贷业务仍属于整治过渡期,但未来网络小贷和融资担保业务则该各归其位,不能让非持牌机构全盘照收。”一位接近监管层人士对记者说。
 
       从监管的最新会议内容可以看出,P2P公司要想继续运营下去,“持牌”是硬性要求。但不管是小贷牌照、消费金融牌照,还是融资担保牌照,申请难度都不小,还具有一定的资质要求,这条路亦不好走。
 
       上述人士还表示,事实上,从P2P的初心来看,这个行业的确对我国金融体系有相当积极的意义。P2P能更好地服务被银行等大型金融机构所忽略的尾端群体,将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和个人理财需求对接。所以,理论上而言,P2P如果良好发展对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有着促进作用。
 
       “但这些年来,随着网贷行业利率超高、数据泄露、暴力催收等问题的不断曝光,野蛮生长的P2P网贷终于在一次次的雷潮和动荡中明白,行业需要监管,发展需要规则。国家也陆续出台了各项管理措施,整顿行业,但这一切还是没有及时挽救其于水火之中。”该人士说道,言辞之间,似乎也裹挟着些许惋惜。
 
       在李鹏飞看来,2019年虽然是P2P行业的“存量风险清退年”,但如今,金融科技试点的大幕已经拉开,北京更是成为金融科技试点的“排头兵”,根据目前公开信息,参与试点的多为持牌机构。但是未来是否P2P也能纳入金融科技试点范围,是目前P2P们最后的期待。
 

和信

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market@hexindai.com

Copyright 2013 by Credithe Corp.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18009034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6013号